‍2月12日,中国选手高亭宇,夺得了速度滑冰男子500米的金牌,还打破了这个项目的奥运会纪录。

不光高亭宇,只看本届奥运会的冠军得主,就有一群东北人:任子威、武大靖、范可新、曲春雨、张雨婷……

转播比赛时,凭借“我的眼睛就是尺”的相声式解说,圈粉无数的冬奥冠军王濛,也是东北人。

截至2月14日中午,包括北京冬奥会在内的历届冬奥会中,中国代表团一共获得了17块金牌。

作为中国冬奥的重点夺金项目,在已获得的17块金牌中,足足有12块来自短道速滑。

历届奥运会,从杨扬、王濛、武大靖,到任子威、李文龙、高亭宇……冬奥金牌,俨然成了东北最特殊的“特产”。

因为东北运动员、教练员的影响力,加上东北大碴子口音的强大“传染力”,许多运动员也变成了半个东北人。

本次冬奥会,代表中国香港参加短道速滑的运动员朱定文,在接受采访时,一开始说的是粤语。

由于得天独厚的冰雪环境,其他城市的人还在为偶尔降临的雪花激动不已时,东北人早已将“冰上狂欢”四个字,融进了日常生活。

你以为,这种群众基础,仅仅是来自于得天独厚的环境,那就太低估冰雪运动在东北人生活里的影响力了:

在黑龙江大庆,自2015年起,全市中小学的冬季体育课,就要求以滑冰课为主,并且每周要上满90分钟。

“越来越重的学习压力,让孩子们失去了享受冰雪世界的乐趣”,重拾快乐,东北人绝对不是说说而已:

不少城市直接将打出溜滑、抽冰尜(gá)、100米速度滑冰、冰壶等等,作为平常成绩,计入中考。

据《生活报》统计:截至2022年1月,黑龙江全省有2824所中小学开设了冰雪体育课,占学校总数的87.1%。

有人为了滑雪努力打工挣钱、跋山涉水找场地;有人想要滑雪,只需要乖乖上学。

当你在冰场上摔得爬都爬不起来时,牡丹江的初中生轻轻松松拿下100米速滑满分。

当来到东北上大学的南方朋友,看到体育必修课是“滑冰”时,内心的震撼绝对是本地人无法想象的。

毕竟,你身边这些刚刚成年的东北同龄人,可能已经是从事冰雪运动十几年的“老将”了。

根据相关中考标准,男生滑行距离要达到4米以上,女生要达到3米以上,才能够获得满分。

千万别以为抽冰尜是游戏,作为中考项目的一项,人家正儿八经有考核要求和场 地规划。

最基础的,是雪上作画,比如在情人节这个大好日子,写个520给女朋友表白……

一般来说,踩高跷是一项颇具危险性的运动,基本都需要在粗糙的路面上进行,方便保持身体平衡。

看着这些在冰雪上嬉戏、玩闹、迸发创造力的场景,只能说,中国冬奥绝对不愁没有人才。

电影《智取威虎山》中,滑雪就是东北的战士们必备的技能,行军也要靠雪橇赶路。

电影上映8年之后,他在北京冬奥会上大展身手,获得了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银牌和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金牌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