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迪达斯搜狐体育国际足球五洲绿茵2008/2009欧洲冠军联赛国米VS曼联

荆楚网消息(体育周报)曼奇尼和米哈或许在电视机前偷笑,又或许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狭隘,以广阔胸襟为国米呐喊。反正国米没邀请他们,上周末尴尬的相遇后,莫拉蒂不想再碰到任何能勾起去年、前年惨痛回忆的人和事。主席如愿以偿了,也没如愿以偿,一瓶半满的水,取决于他观察的角度。

他开心在没失球的平局上,这可是曼奇尼几年没做到的。输米兰,主场被维拉利尔偷得一个,两度领先瓦伦西亚两度被扳平,又输了利物浦,曼奇尼留下的空当穆里尼奥这次封得很死——不管过程怎么丢人总之大门是封住了。

莫拉蒂很高兴:“这种比赛讲究的是客场进球,曼联没进球,这构成了我们的优势。”穆里尼奥也得意:“这个结果我喜欢,是我这么多年冠军杯淘汰赛首回合的最佳结果。0比0,双方都会感到巨大压力,我们只要有进球的平局就行,可他们不行。”同时他也不开心,危险的程度未必就比2005、2006年差多少,那时国米客场争胜的信念和全队实力跟今年也差不多。他口头不说的东西,在球迷眼里确凿如泰山;他认为国米20分钟后打得坚定、战术不错:“下一次我们一点都不怕了,我们或者赢或者进个球踢平。”夸张得硬要把石头说成金子,结果又不只取决于国米一个。

国米的意志和战术两方面前景,一个比一个模糊。用球迷的网上留言来说:“国米还是那样,经常让人看不懂想干什么。”《米兰体育报》也围绕着莫拉蒂内心的乐观-悲观之矛盾展开调查,结果51.7%的观众认为“是个负面结果,在老特拉福德脱身难于登青天。”另有48.3%反对:“正面结果,下半场很平衡,次回合够开放,一切可能”。数十万众正反两派不分伯仲,足见均势,均势得让每个看客都难以取舍。

卡斯蒂略2004年第89分钟对曼联的绝杀,开始了穆里尼奥的欧洲巅峰之旅,想来也是莫拉蒂等最触手可及的支柱,是对狂人抱有救世主态度的亚平宁人真实希望的落脚点。但这未知的一幕与已经发生的45分钟的狼狈比起来,又显得难以立脚,梦想与幻想就那么一脚之隔。没输球值得称赞,塞萨尔值得称赞,可防守的布置不是,是否更该看到曼联为客场故意有所收敛呢?2007年曼联客战罗马就是这个架势。零失球的本身并非国米坚守所得,也有曼联的功劳。如果意大利人坚信卡斯蒂略能灵魂附体于找不到北的伊布拉,为阿德左脚扫射打飞狂喊遗憾的话,曼联似乎更有资格遗憾吉格斯的单刀、小小罗的底线传中朴智星中路跟进慢一拍,他们更有憧憬进球的资本。如果说两队只互相试探,并未玩出真功夫,那也是曼联保守得多,距离进球更近。鲁尼和特维斯同样有攻击效应甚至更强,而国米已经派出了最强阵容和两个替补前锋,克鲁斯都不好使,还要指望踢不上球的菲戈、小曼奇尼?抑或是早被排除出名单的克雷斯波?严格地说,他们没有打在门框内的射门,范德萨得不到表现机会,这和门前的风声鹤唳、小小罗几次任意球轰门八九不离十构成了鲜明的自我矛盾。要么,给我们一个坚如岩石的风采,像库珀,对瓦伦西亚时怎么打也打不穿,疲于防守却也享受在这几十年的国学中;要么,给我们一个后浪推前浪的攻势,像狂人自己声称的那样“总要比对手多进球”,防守差点也就无所谓了。但疑惑就出在两者莫名其妙的折衷,看不懂穆里尼奥想塑造出一个什么样的球队,在他盘算中这场比赛应该以什么方式进行——因为国米一直在勉力支撑,顶住了曼联的攻势后该怎么干?没人知道。从他赛前的狂言来看他是想攻的:“弗格森对他的球队有信心,这没错,可他应该清楚,他对英超许多球队的场面统治是因为那些对手让他们自由地踢,我们不会,我们主场和客场态度一样都去争胜。”他摸透了爵爷的忌惮、对现在国米的未知,按理说他即便保守也该抖一抖威风,可事实是,他又陷入了在意甲多次经历的没头绪的搏杀中。我们没把这场天王山之战想成一场多刀光血影的肉搏,就一点点期待:国米能像下象棋一样走出点轮廓,就算没轮廓也让我们看清一招一式。很无奈,最后我们还是一头雾水。宇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